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山谷里的好战场
山谷里的好战场
男人想女人,女人也想男人。这是个规律——异性相吸嘛!

  这一天,正在家中练书法,接到李梅的电话。“李明建,在干什么?”“没事。练书法。”“字已经很好了,还练?”“差远了。不行,就要多练。你在干嘛?”“我在想你。”“没正行!”“真的想你。”“好吧,我也想你。”“昨天见到秋菊。说起你。我们俩想单独和你们玩儿。你安排一下,好不好?”“我们?”“就是你们大家。全部男的。”“怎么?没有吃饱?”“也不是。挺满足的。但是想更多点。”“嗯嗯,我们商量一下。等我消息。”“好的。李明建,爱你!”“我也爱你,李梅!”“好了。挂了。等信。”“好的。拜拜!”“拜拜!”

  找到吴明、老白几个,说了李梅的要求,他们说,没有问题。

  我给李梅回了电话。李梅说:“李明建,谢谢你!”

  我说:“李梅,很快就能再次干你了,期待着。”

  “我也期待着呢。谢谢李明建。吻你!”杏吧首发

  “吻你!”

  第二天,聚齐了男人,邀上李梅、秋菊,又一次去了曾经去过的山谷。

  这次我们没有打谱住宿,没带帐篷,只是准备了垫子。垫子很大,只有两块。准备了两个战场。

  一到阵地,吴明、大壮就卸下垫子,铺在了林荫草地上。

  秋菊、李梅高兴地扑到垫子上,在垫子上翻腾打滚。我一个饿虎扑食,扑倒了秋菊,大壮随即扑倒了李梅。开始相互撕扯衣服,没一会儿,清洁溜溜!

  大家一看,随即一起扑向两个女人。我搬开秋菊的双腿,直接插入。秋菊媚眼如丝,“呵呵呵呵”淫声不断,开始呻吟。吴明将鸡巴掏出来,顶在秋菊嘴边,秋菊开口吸了进去,吞吞吐吐起来。老白一看,抓着秋菊的奶子,抚摸亲吻,吸开了奶。

  另一个垫子上,大壮在干李梅。麻小和大胖也全部下了手,有摸奶的,有亲嘴的,全都没人闲着。

  一会儿,老白推开我,翻身上马,插入秋菊的小穴。老白快速的挺动腰身,“啪啪啪啪”开始狠干。吴明急的直瞪眼。我一边按揉着秋菊的乳房,一边用嘴在秋菊的另一个奶头上亲吻。秋菊的奶子很硬,比较坚挺。那么大岁数,应该都耷拉了,可秋菊的保养很好,没有耷拉。

  吴明推开老白,翻身上马,直接插入秋菊的蜜道。“啪啪啪啪”干得更急。秋菊“啊啊啊啊”嘶叫连连。

  另一半,麻小快速上马,“啪啪啪”开干。李梅“嗯嗯呜呜”,叫床声不断。大壮好大胖抚摸亲吻李梅,李梅快乐的声嘶力竭,“哎哟,呀,啊哈……啊啊,哎哟,嗯嗯……我要, 飞……飞……了……”

  麻小嘴里“呼呼”的大声喘气,一边大力的挺动屁股,抽出来,插进去,抽出来,插进去……我走过去推开麻小,提枪插入李梅的蜜穴,李梅“哎哟唉哟”的嘶声叫喊。我捏着李梅的奶子,手感很好,把玩起来,那么有趣。李梅搬着我的脖子,让我趴在他身上,亲吻着我,“李明建,我爱你!”我挺动屁股,狠狠地抽插,用行动告诉她,“我也爱你!”“啪啪啪”的声音传出很远。

  吴明、老白跟着我也都走向了李梅这边。大壮、麻小、大胖就去了秋菊那边。干的秋菊声嘶力竭:“哎哟啊呀,我要死了! 呀……呀……呀呀……以后……再也……不敢……吃,吃……独食……了……你么……厉害!……呀……哎哟呀……”杏吧首发

  李梅一听,“是啊,以为自己……多么,的……厉害……现在,被你们……操……死……了……哎唷哎哟哎唷……啊啊啊……快活……死了……呀呀……呀……”

  随后,李梅自己趴下,挺起翘臀,“后面,也可以干。”吴明吐了口吐沫,抹在李梅屁眼上,慢慢的插了进去。挺动着屁股干了起来。我说:“吴明,你们翻过来,你在下面干,上面还可以有人干。”吴明听了,躺在垫子上,大黑屌插在李梅屁眼里,继续耸动屁股,操着李梅。老白分开李梅的双腿,插入李梅蜜穴。我扶着肉棒,走到李梅头前,顶在李梅嘴里。李梅含着我的鸡巴,吞吞吐吐,嘴里“呜噜呜噜”的,分不清在说什么。

  那边一看,也是有样学样,将秋菊三个洞全部塞满。

  三个男人干一个女人,还算轻松。轮换着抽插,每个人都在连个女人蜜穴里喷射了一次。秋菊、李梅被干的声嘶力竭,气喘吁吁,满足的躺在垫子上,蜷着腿,屄里的白浆流了一屁股,她们也不管不顾,犹自喘着气,身体还在抽搐。

  论身材,在我们这帮男女中,秋菊和李梅保养的最好。不看脸面,真的会以为小姑娘呢。现在,高潮后的她们,躺在床垫上,一丝不苟,更加的风采迷人。

  我抽出一叠抽纸,分了一些给大壮,然后,就给李梅擦拭起来,不仅仅要擦拭外面的,还要塞进蜜穴,擦拭下里面。一会儿,吴明、老白帮李梅穿上衣服。麻小大壮、大胖也给秋菊穿好衣服,来到小溪边,清洗了一下自己的手和脸,准备起午餐。

  秋菊、李梅四肢无力,懒洋洋的坐在小溪边,两手托着脸,样子分外迷人。

  我过去,一个人亲了一口。“谢谢你们,等会儿吃饭后休息休息!”

  “谢谢啊!你们也挺累的。还要干活儿。”

  “这是应该的。男人嘛,就要有担当,有责任,有作为!”

  “李明建!真是好男人!”李梅直接表扬了我。我心里甜丝丝的。跑到小溪边,忙活了起来。杏吧首发

  吃过饭,分别在两个垫子上午休。午休的时候,我按着秋菊的乳房。秋菊枕着我的胳膊,呼吸均匀,很幸福,很自豪,很快乐。

  亲了秋菊一口,“好好休息。睡一觉起来,我们在干一次,回家!”“嗯嗯。”秋菊安详的回应。一会儿,进入梦乡。

  其他的人也都先后进入梦乡。

  午休醒来,李梅也睡醒了,拉着我的手走向小溪边。我们来到更上面,在小溪边的石头上坐下。李梅头靠在我肩膀上,浑身无力似的,我抱着李梅,“李梅,想不到你这个大明星竟然和我们那么亲密。谢谢你啊!”“李明建,说什么呢?一直心里想着你,羡慕着你,谁不知道你是个大才子啊!”“什么才子,都是虚的。你长得漂亮,气质又好,很多人都在想着你呢!”“嗯,风光的表面,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好多的苦水,只是不好说出来罢了。”

  “人啊,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好多的无奈。但是,人会宽容。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我们这个岁数,什么都应该会明白的。”“嗯嗯。和你在一起,什么烦恼都会忘却。我只感觉到快乐和温馨。你很体贴!”我捏了下李梅的手,“你也一样。和你在一起,同样的温馨快乐。”“这就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道理。”“我们这个群体,素质都很高。真的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嗯嗯,谢谢你,拉我进了群!”“你的加入,才是我们的荣幸呢!”“就你会说话!”李梅白了我一眼,我在李梅嘴上轻轻一点:“李梅,我的女神!”李梅回应了我一下,红唇在我的嘴上点了点,“你是我的男神!”

  秋菊和大壮也走到我们身边。“那么热烈啊,刚才还没有够啊!”秋菊吃上了醋。“什么啊,一起坐坐,说说心里话。你也来吧!”李梅起身,拉起秋菊的手,来到我旁边。大壮在我身边坐下。“李哥,时候不早了。还有什么安排,你说话。我们听你的。”

  “我想来一回不容易。一会儿我们再玩儿一次,然后回家。你看怎么样?”“好啊李哥。就这么来。”

  秋菊嘟起嘴:“还要来啊?累死人了!”“怎么,你不想来了?”我促狭的问道。

  “来就来,谁怕谁啊!”秋菊不服输的回道。杏吧首发

  我顺手揽起秋菊,“走,大家都起来了。我们回去吧!”

  四个人一起走回了营地。吴明“嘿嘿”的坏笑着:“吃独食去了?”“是啊。怎么着?”李梅挑衅的说。

  吴明“嘿嘿”的,“没事没事,说说玩儿的!你们继续。”说着,抱过李梅在李梅身上摸了一把。

  李梅亲了吴明一口,“吴明大哥,我们一会儿一起再玩儿,好不好嘛?”“好好好,再玩儿!”

  来到营地,大家早就重新铺好了大垫子,还是两个并排一起。麻小走上来,拉着李梅的手:“李梅姐,快来,早就等着你了!”“急什么,一会儿就等不及了?”“那是。”说着话,开始解开了李梅的衣服扣子。大胖等人也下手解开了秋菊的纽扣。七八个人七手八脚,只一会儿就将李梅、秋菊脱光。随后,全部人员都快速的脱去衣服,在河边开起了无遮拦大会。

  老白率先抱起李梅,直接插入。“啪啪啪”的音响再度响起。李梅“哦”了一声,随后放开嗓子,大声的叫起了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哎哟歪……嗯嗯唔唔……”

  大胖在另一边趴在秋菊身上,一下一下的抽插起来,秋菊“啊啊啊啊”的叫着,又是快乐,又是痛苦,分不出是什么感 觉。

  我们周围这些男人,全部未在她们周围,或抚摸或亲吻,更加的刺激了秋菊和李梅。她们嘶叫的更加激烈了。就像遭人*奸一般。

  李梅两条腿竖起来,大张着两腿,任人冲撞。

  秋菊也不例外,也是双腿高举,阴门大开。“啊啊嗯嗯”的叫喊声此起彼伏。

  一会儿一轮,全部都在过瘾。没有谁会觉得自己被边缘化了。争先恐后的抽插着李梅和秋菊。

  天气好热,树荫下凉风习习,但在战斗中,人们确实大汗淋漓。秋菊和李梅的四个奶子,包围着汗珠儿,晶莹好看。吴明的大黑屌在李梅蜜穴中出出进进,一白一黑,分外醒目。

  秋菊含住麻小的阴茎吞吞吐吐,她的起来。大胖摸着秋菊的乳房,抓捏揉搓,老白趴在李梅身上,含着李梅的白奶子拼命地吸吮,舔抵。我好李梅的嘴,连接在一起,舌头交缠着,相互之间吸吮口水。杏吧首发

  六个男人,两个女人,厮杀在一起,场面壮观。

  只见吴明加快松动,嘴里也“呼呼”的叫喊,不一会儿,便射在了李梅的淫穴里。稍后抽出黑屌,站在了旁边。老白接着插入,快速的抽送,一会儿又射入浓精。我最后插入,一通抽插,在李梅阴到深处喷射而出。

  麻小等人在秋菊淫穴里射精,全都缴械投降。杏吧首发

  秋菊和李梅躺在垫子上四仰八叉,全身无力,下体一阵阵抽搐。累得不轻。

  去小溪边冲洗完以后,我抱起秋菊,大壮抱起李梅,先上了车。吴明开着车,载着我们回家。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