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按摩妇人的客人
按摩妇人的客人
一九九三年的一个夏天晚上,启明本来约了友人晚膳,但朋友却临时失约,启明感到有点纳闷,在北角街头漫步想着将要做些甚么,他与旧女友分开经已年多,心里面也没有太多感触,始终认为与她不是一对合适的恋人,一起的时候总是觉得太过平淡乏味,没有丝豪的惊喜。街上人头拥拥,霓虹灯光照得到处通明,启明想得入神忽然眼前一亮,迎面一个三十三、四岁的女人,样貌性感,身材均匀,皮肤尤其白晢,那女人急步前行与启明擦身而过,他禁不住回头看着那女人的背影,婀娜多姿,心里有点兴奋却发觉她走进了一间芬兰浴室,启明喜出望外,他曾经到过这些场所知道葫芦里卖些甚么药,于是连忙尾随进入,逽大的招牌,宽阔的入口,美轮美奂的装修令他心神为之一振,也顾不了许多就往接待处询问那女人的号码,纵然她已被熟客预约,他也愿意等候,谁知一等就是三小时,越难得到就越觉可贵,轮到自己的时候顿感额外消魂,闭起双眼亨受伊人的按摩,感到无限舒畅,当按到两腿之间差点儿就控制不了,伊人的手技了得不消一会儿启明就一泄如注

  自此启明每星期至少也会上芬籣浴室三数次,当然是往找自己的心头好,彼此见面多了开始熟洛,无所不谈,启明得知那女人名叫婉媚,她有一位当警员的男朋友为人挥霍却又十分要面,一方面想女友赚多些钱另方面又怕朋友知道自己的女友全靠替男人手淫赚钱,婉媚与他一起并不快乐,启明不自觉地开始对她产生好感,但亦只当她是好朋友,故此启明从不吝啬把好的东西介绍给朋友,好此道的男人显然不少,几个月过去,不少启明认识的人也变了婉媚的熟客,他们似是一个介绍一个,没完没了,这也难怪因阿媚服侍客人周到又投入,令男人宾致如归,乐此不疲。媚生性乐观开放,与客人一起时尽把与男友的不愉快事情抛于脑后,全情投入令一众好色之徒欲仙欲死,阿明当然也不例外,那时香港经济蓬勃,娱乐事业兴旺,阿媚一晚可有多达十五名客人,但她似对阿明特别投契,尽把心事倾诉,阿明亦很兴幸有这一位异性朋友,既可享受性爱带来的欢乐又可互诉心声。

  在众多阿明认识而又是阿媚的熟客当中,有一位叫阿华的人,五十六岁的阿华是阿明公司所在大厦的管理员,他是一个外表壮硕粗鄙但其实心地不差的人,虽然读书少入息不多但胜在独身无儿无女,没有任何负担,而唯一的兴趣就是女人,每个月大部份的薪水几乎都花在媚身上,婉媚亦是一个有良心的女人,明白到单身男人的性需要,故此对他的诸多要求都尽量满足,甚至一些变态的性游戏,阿明有时会在芬兰浴室中与阿华碰头,这晚他们又在休息室碰见,可笑的是两人都是找同一个女人,阿华早一步到来,可以先亲香泽,当阿华入房后,阿明显得坐立不安,他明知将会发生何事,心底怪怪地有点酸溜溜,但又觉得有些刺激,说不出的滋味在心头,终于轮到自己入房,阿明急不及待想知道刚才的详情,媚也乐意告知一切,这晚明感到特别兴奋,被媚的玉手碰着不消一会儿便已射精,从此他们便喜欢倾谈一些有关媚与其他客人之间的性游戏,婉媚见启明反应如此激烈也甚觉有趣,经过这次之后阿明经常借故于工余时约阿华饮酒,亘相畅谈与阿媚玩的性游戏,这晚他们又在湾仔一间酒吧内一边饮酒一边畅谈,阿华说得兴高彩列,得意忘形,不停地向阿明炫耀婉媚如何千依百顺,服侍周到,她的肌肤是何等幼滑,乳房甚样弹手,阿媚不单止替阿华手淫,自己全身上下都让阿华玩弄个饱,阿华甚至可以将手指插入媚的阴道里把玩,感受里面的湿润及温暖,最近在阿华的苦苦哀求之下,阿媚竟然还替他口交,说到这里阿华面上泛起一丝狡猾的笑容,他说有一次当他到达紧急关头时故意用力把媚的头按着不许她放开口,结果将所有精液都射进她口腔内,阿媚当时有点愤怒但很快就回复正常,启明听入耳内甚觉不是味道,因为到目前为止媚尚未试过替自己口交,他感到面红耳热五内俱焚,心里既妒忌又羡慕,既愤怒却又觉得极度刺激,好像倒番五味架,甜酸苦辣一起涌上心头,不自觉间下体竟然硬了起来,阿华继续滔滔不绝,满面得戚地笑着说谷了个多星期的精液射到阿媚满口都是,连嘴唇也沾满,多到由嘴角流出,此时启明己忍无可忍,决定即晚就要找婉媚发泄。

  另一位要提的人是启明中学时的旧同学俊文,这人生性风流,对女人很有办法,身边有无数女友却从不打算要成家立室,一个星期六的中午,阿明约了俊文在铜锣湾午膳,途中竟遇上从发廊出来的婉媚,于是便相约她一起吃午饭,并且把她介绍给俊文认识,大家言谈甚欢,饭后阿媚先行返回公司上班,启明打算稍后往捧婉媚的场,俊文嚷着也要去,其实他本来就是一个好玩的人,周未的下午整间芬兰浴室都挤满了顾客,所有的单人房都已爆满,启明只好与俊文共处一间用屏风分隔的双人房,不用说启明当然是找婉媚,并且要做四个钟,俊文就随便点了一个小姐并只做两个钟,两个钟的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俊文的小姐离开后,启明把屏风拉开了少许并问俊文是否满意服务,俊文不高兴地表示那女子样貌身材以至按摩技巧皆一般,他还开玩笑地表示真想婉媚替他出火,阿媚听后咭咭地发笑并说如果阿明不介意的话她也没有所谓,启明在婉媚耳边轻声地说了些话,接着就不发一言只是望着俊文微笑,俊文眼看婉媚慢慢地行到自己身旁,初时有点愕然,但很快便意会到是甚么一回事,毕竟他也是一个玩惯之人,婉媚站在俊文的按摩床前,轻轻地把上衣拉起,露出雪白的乳房,弯起上身将一双乳房放在俊文的面前,俊文豪不犹疑马上张开口去吸啜婉媚的乳头,另方面阿媚又伸出玉手去拨弄俊文的阳具,不久前才射过精的他,起初软绵绵的但很快已被婉媚弄到昂首吐舌,他更还胆粗粗地把阿媚的底裤脱下,伸手去抚摸她的屁股,又玩弄她的私处,其实此时的阿媚也已经动情,下体变得又湿又滑,俊文见机不可失索性将两只手指伸入她的阴道里,他不知道此时的启明也看到欲火焚身,不能自我,比他还要快便射了精,这是启明首次如此近距离看着婉媚与其他男人鬼混。

【完】